叶北歌

血液与希望

   frisk向他张开了双手。

   *你宽恕了sans。他也宽恕了你。

“wop,看来你做了一个不错的选择。”蓝色外套的骷髅摊着双手,眼窝半闭,他走上前,轻轻的回抱着frisk。

    frisk双手环住他空旷的腰,轻轻闭上了眼。

    有谁感到蓝色的衣料上似乎粘上了什么东西,湿湿的,沉沉的,但他们没有出声,在此时享受着虚假的,短暂的安宁。

   “或许……该结束了?”穿着蓝外套的骷髅依旧是那幅表情,弧度从未变过的笑容却不再亲切,被神奇的压低了的黑色眼窝透出隐隐的光。

    骨刺抵在frisk的背上,但 frisk的表情并未变化,他甚至把sans抱的更紧了一些,他将头埋得更深了一些。sans没有去关注背后的情况——那拿着匕首的手正悬在sans的脊梁上——或者说,灵魂后面。

     他们闭上了眼,任凭对方的凶器刺透自己的灵魂。

     血流下来,温温的,黏黏的,夹杂着眼泪,融在衣料里,滴落在地底,夹带着风,化作地上的花朵。

  “如果我们还是朋友的话,你就别再回来了。”sans低语道。他已经被“时间”折磨了很久,久到连他自己都懒得挣扎,只好眼看着时间的洪流卷着所有人离他远去,而他想要追上去,却没了力气。他像认为自己在做梦似的合上了眼窝,开始由衷的期待着“重置”的到来,即使那意味着他会失去记忆。well,那不是很好吗?那对自己说,失去记忆,离开噩梦,背弃良心的不安,再次回到安稳的日常,那不是他所期待的吗?他这样想,眼底确是黑暗一片。

    frisk在流着血,他的灵魂在尖啸,为痛楚,为新生。他感到他的灵魂被血液和泪水化作的风围绕着,慢慢上升,如花朵般轻盈。穿过地底,穿过白云,升上蓝天,离太阳与月亮触手可及,他微笑着,伸出了手想去触摸。于是他感到了泥泞,感到了沼泽,黑暗再度与他重逢,将他笼罩,拖回地下,跌落在花朵上。他睁眼看到的是无边的黑暗与仅仅几个发着微光的按钮。他想了想,用血液未干涸的手,按下了“reset”键。

一切,如他所愿。


*一切回到了最初,开始你的选择。